TypechoJoeTheme

顾思维丨个人写作原创文学博客

统计
登录
用户名
密码

顾思维

孤独的诱惑,喜恶不得。

短篇丨别再让我爱上你

2020-07-03
/
0 评论
/
97 阅读
/
正在检测是否收录...
07/03

第一话

2月14日,你知道的,今天是情人节,昨天依昔中你还对我说,“想要什么礼物。”

我说:“什么都好,只要是你送给我的,都好。”

你很是倔强的说,“那怎么能行,我的女朋友怎么能随便,要不然这样,去听黄小琥的live怎么样?”

提到黄小琥,我的眼睛立即明亮了起来,这当然好了,最喜欢就是黄小琥的歌声了,于是我轻声应下了,“嗯。”

现在,刚过凌晨时间。

我从现场离席到你身边,穿越了小半个中国,披着厚重的衣裹,吐出的气雾可以看到它的慢动作,我觉的身子暖了,可你的身子却是冷的。

我不明白你为何在和我约好的时候,不是在听live,而是现在我和你出现在哈尔滨这里,只是当我知道你此刻不会再对我笑,对我宠爱的时候,才知道原来昨天的情人节已经过去了,是啊,过去了。

听婶婶说,你昨天晚上听到了个消息就急忙的来哈尔滨了,只是我不知道,你来这里却是还要再送我一份礼物,此刻,这个让我失去了你的礼物就躺在你的手心里,被你到现在都还紧紧的保护着。

摊开手掌,就好像你还在我面前,很是狼狈,大口喘着气,然后很是高兴且顽皮的笑着对我说,“给,这是你当初拒绝我的时候丢掉的项链,现在找到了,你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,让我爱你吗?”

虽然你从来没对我表白过,唯一的一次在滑雪的时候你突然表白,让我惊慌失措,可到现在我的心已经是默认了,何为,你偏要执着于此呢?难道我会让你不安吗?你个笨蛋,大笨蛋。

“呜呜……”

在这里,不晓得是零下几度,只是眼泪感觉还很滚烫,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环境的温度,才会叫人的眼泪如此的热腾,炽烈。

第二话

真的不知道是怎样接受这个事实的,可能我和你爱的不深,没有其他情侣那么纠葛的情感,从开始到现在,我们真正确立关系的时间也不过几天而已,可最后的结局,却是你比我更加深的爱,让我失去了你。

更多的时候,还是我在叫你哥哥,你喊着我妹妹,那般亲切,温暖。

离开安家,没去参加你的葬礼,也不知道婶婶最后是怎样破口大骂的,只是耳朵上流下的血迹,让我还依旧清醒着,迈着步伐,走出了安家,离开了这个和你一起生活了十年的地方,或许当初来这里,就是个错误。

不过……认识你并不是。

2月20日,你离开已经六天了,我最后还是被婶婶赶了出来,离开那个大大的家,现在开始,我要一个人生活了,就像你当初教我滑雪的时候一样,这件事情最后靠的还是你自己,需要的,也还是要战胜你自己。

触碰脖颈上的项链,它并不名贵,只不过这是你自己赚钱后的第一桶金买来的,是买给我的。

一年零三个月,是你离开了我到现在的距离,用时间当距离,不知道是远还是近,也只能感觉你确实是在一点一点的离我而去,从我的身边消失,在我的脑海里拂去。

我毕业了,从D市离开了,来到了A市,勤工俭学,让自己很忙碌,毕业了,这A市,没你的身影,没你和我的记忆。

几经辗转,终于在一家医院落下了工作,实习了三个月,正式的成为了一个女医生,亦如我在大学时候主修的课程一样,我成为了心脏外科的专职医生。

这一日,翻阅陈旧的档案,我以为会真的在A市忙碌的忘掉你,可却当看到那一份档案的时候,才了解,你没离开我,我还是想要回到你的身边。

时间并没有让我不再爱你,越是选择遗忘,到现在,却越是爱的如此深陷。

第三话

终于见到了这个男孩,程昱,大学即将毕业,小了自己两岁,当第一次见到的时候,以为自己会心脏跳动,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如此平静,只因他不是你。

是的,就算是拥有同一颗心,面容不同,人不同,就算是相同的心,那也不会是你,他还是他,心中这样对自己说,可是在他叫到自己名字的时候……

“安以沫,来接我呀!”嬉皮笑脸,明明比自己小两岁,却偏偏不要叫自己姐姐,总是直呼自己的名字,真是个坏蛋。

“想什么美事,不过是来出个诊罢了,你学校运动会有人受伤,我过来看看!”其实她一个心脏外科医生,哪里要来这做这些事情,可却不知道为何,在知道了程昱也参加了这运动会的时候,我的心居然会担心的漏掉一拍,终究还是放不下,哪怕知道程昱并非是他。

那个离开的人——安以臣。

“切,嘴硬,放心好了,不过是短跑而已,没什么大不了的,我心脏承受的起!”看着程昱哂笑着想要自己安心,不过短跑虽然并不会给心脏多大压力,可自己却仍旧担心,简直就恨不得这程昱能够老实的待在自己的掌心里,不受到一点伤害,哪怕是来自于他自己也不可以,所以这次自己才会如此积极的前来。

不过说起来,自己来这里的说辞,还不是因为是程昱的主治医生,不然的话也无法堂而皇之,对他关心。

“诶,真拿你没办法,怎么就这样倔强呢?”略作惆怅的皱起眉头,每次我这样,他都会反过来安抚我。

“安啦!肯定会没事的哈,嗯,别皱眉头了,不然就不好看了,到时候没人娶你,我也只能勉为其难了!”每每说到这里,他总是能潜移默化的转到这上,明明自己还没那么老,距离三十还有五六个年头,那里轮得到他着急。

“嘿!你这个小屁孩,别总想着占我便宜,我还没到那一步呢好不好!”就算是不老,也要被他给说老了,臭程昱。

“嘿嘿,就算你真到了那一步,这不还有我呢嘛!再来,你怎么又叫我小屁孩,我是个男人好不好!”程昱作势,让自己看起来很魁梧的样子。

不过看到这里,我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: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,赶紧休息下,一会就要到你比赛了,不管输赢,一定不要勉强自己,知道吗?!”不管怎样,先劝解下他,可不能意气用事,最后在比赛的时候身体有恙,情绪不佳。

“安啦!放心,不过这次如果我能得第一的话,你说过的话还算不算?!”此刻程昱一脸正经的看向我。

“额,这个事情吗?不管你得不得第一,安全最重要!”听他又提这茬,我也只能打马虎眼,企图蒙混过关,只是以前每次都很管用,这一次他却很是认真。

“别想敷衍我,反正我不管,只要这次第一了,你就要好好考虑,让我当你男朋友,好不?!”听到程昱这样说,也知道拧不过他,只好点头了。

“耶!你说的哦,嘻嘻!”此刻他真的就像个孩子一样,如此的欢脱,看到他这样,不知觉的,我的心情也是异常的欢快。

第四话

当时他的父母带着他来到我的面前,已经是休克了,从急诊室出来,万幸的是,当初他的换心手术很成功,不然的话,这次他可能就挺不过去了。

那次,是我第一次见到他,没料到在看了档案后,能这么快的遇到他,还是如此的危险的情况,事后,我就成了他的主治医生。

在急诊之后的几天他住院的日子里,开始与他接触,小的时候他就因为先天性心脏病,没有办法像正常的孩子那样,有个欢乐的童年,这几天来,我就在他身边,陪着他,渐渐的,他也没有当初那样防御我的心态。

他出院后,以为就这样不会再有交集了,却没想到最后成了专属他的主治医生了,更是没想到对于他居然会产生感情。

游乐园那次,以为他玩的过头了,听着他居然在自己怀里对自己表白,没经过大脑的,居然就脱口而出的说也很喜欢他。

竟然没想到他会是装的,此后我就很生气,不再理他了。

他父母来遗愿求我的时候,才知道原来自那以后,他就把自己关起来,就好像又成了那个小时的自闭儿一样,没办法,到底还是心软,我这样以为,自己的心软是因为真的同情他,作为医生,没有办法放任自己的病人不管不顾。

推开门进去,阴暗的房间,没有一处透光,他,可能从小的时候,就把自己关在这样的大房间里,不去与外面的人接触。

饶是他家再富裕,可他,却并不‘富裕’,不快乐,直接走到他的身边,坐下来,把头放在他的肩上。

可以知道他是知道我的到来的,从我开门的那刻。

一开始他还很是紧张,带着戒畏,却也只能任由我把他头放在他的肩上,这样的靠着他,直到他放下戒心,我才开口说话。

“你知道,我是你的主治医生,而且我们还差了两岁!”我这样说,是要和他谈论在游乐园的事情。

“恩!”过了一会,他这样应道。

“不说是你主治医生,要对你的病情负责,就单论这几日和你在一起的时间,你就不单单是我病人这关系,我一直都把你当做我的朋友,弟弟,你了解吗?”轻声细语,声音就游荡在程昱的耳边。

“知道!”这两个字他说的无比的艰难,其实他的真心里并不希望出现弟弟这个字眼,更希望的是男朋友。

“以为你又发病了,我真的很担心,担心就那样的失去了你,真的,真的很担心你!担心就失去你!”说道这里,我竟然不知觉的哭了,尽管没有泣不成声,但是眼泪已经湿透了他的衣肩。

“……”良久,程昱并没有回答,他不知道这样应该怎么回答,明明开始就说了弟弟那样的话,现在这个语气又叫他作何理解呢?他不知道,也不会怎么回答这个,从小到现在,出了家里的,唯一接触到的喜欢的女性,就只有安以沫这一位了。

这一次的谈话,就这样的无疾而终,不过最后程昱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通了,可是在那次终于哭泣的时候,那双抱住了安以沫的双手,并没有被推开,就那样,依偎在他的怀里,无声的,让泪浸湿他的衣襟。

可是,心里真正的感触,是不会骗人的,而我却是骗了程昱,安以臣从未离开过自己,在自己哭的时候,也是那样的一如既往的抱住了自己,那样的温暖。

程昱,有他的感觉。

第五话

最终的结果,程昱并没有获得这次短跑的第一名,可是对此我真的很开心,毕竟程昱安全无恙,那才是最重要的。

沮丧的他来到我的面前,对我说道:“没有第一名,你不会答应我的!”就好像是小孩子在耍脾气一样。

听到这,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结果他略显生气,对着我说:“哼,这下你高兴了!”看他生气的样子,顿时叫人感觉,真是可爱。

“好了,我请你去星巴克,别生气了!”就算是我这样说,他还是嘟着嘴。“那我答应你了,这你总可以了吧!”

本来听到我这样一说,他其实也不过是当做安抚他的话,一听就算了,却猛然的醒悟到,这句话是,答应你了。

“你说什么?真的吗?”立即,之前的阴霾一扫而空,转换真是巨大,对着我很是恳切的问道。

“嗯!”不知道为何,此刻真的是会想要答应他,这个原因,是因为,害怕再一次的失去吗?!我不知道,可现在看着他听到我的答案如此欢呼雀跃的样子,我的心里也很是高兴。

第六话

“以沫,你家怎么这么小,不然搬去我家好了!”此时,程昱看着我的这套小别墅,很是不满的说道。

“那怎么行,这可是我好不容易从单位争取来的,你说小,那也是要看跟谁比,跟你家比我当然是自叹不如了,但是相较而言以前的日子,我还是觉得很满足的!”而且还有一点,此刻和你在一起,就更加的满足了。

“你怎么还你家你家的,我的还不就是你的!”听到他这样的抱怨一句,我也只能无奈的笑笑了。

“你在这里随便看看,我去洗澡!”今天陪着他上了趟山,现在程昱已经好了很多,再过一年不到,怕是都不会需要自己这个主治医生了。

说起来若不是当初有意的接近他,怕是根本就不会有主治医生这样的称号,她不过是个刚刚进入医院一年不到的小医生罢了,哪里有机会动的了大手术,当初的急诊,她不过是副手罢了,后来的这个主治医生头衔,还不是因为他的家长应了他的要求,要自己来做的,不过现在看来,若不是这样,现在也不会和他如此的幸福,最起码现在很幸福。

“啪!”本来正在洗澡当中的我,却是在这个时候,突然的浴室门被人踹开了,而这个时候,出现在面前的,是怒气冲冲的程昱。

“程昱,你怎么了?啊!程昱,你干什么?!”还未等到作出什么反应,程昱就已经抱住了自己,狂奔而下的不单单是浴霸出来的温水,更多的还是从上而下自来的程昱那炽烈的吻。

唇边被咬的生疼,并不知道程昱为何会这样,一狠心,一口咬到他的下唇,疼痛总算让他撤下狂烈的吻,使得我有喘息的机会。

“程昱,你怎么了?”并没有太多的责怪,我相信,他不会无缘无故的如此不尊重我。

而没料到,他居然会说出:“原来我只不过是个替代品,安以沫,你要的不过是这颗心!”说道这里,程昱狠狠的凿向自己的心口,几下下去,立即他就大口咳血了。

“程昱,你不要这样,听我说,这是误会,不是你想的那样,别伤害你自己了!你别这样!”见到他如此的对待自己,心真的很痛,立即上前想要拉扯他的手,却没有料到,他的反应居然会如此过激。

直接就将我按在墙上,双手开始在我的身上游走,而口中,被他的血腥味狠狠的堵住,重来没有想过他居然会有这样的一面,那个欢脱的他,已经不在了吗?!

第七话

最后的我已经无力抵抗了,就这样的,任由你在我身上四处点火,任由你带着血腥的口吻,在我身上留下一道道属于你的痕迹。

我知道你这是在霸道的宣布你的存在,而并非是另外的一个存在,成为那个人的替代品。

温水缓冲着我和你的纠缠,让两个人更加的火热,最后的防线被你冲破,其实从始至终爱着的人都是你,现在抱着我的人是你,不是他,可是强烈的冲撞根本就没有给我任何的机会解释。

结果,水停了,你走了,只留下散落在地上的我,如此凌乱,不堪,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样……

一切的错误,是不该写日记,不该让你看到,更不该不对你坦露真正的心,弄成这样的结果,其实都是我自己作茧自缚。

以为会真的忘记他,却没有想到,最后的忘记,是用你来填补他离开所带给我的空缺,现在,你亦离开了,留下了个被你丢掉的我。

第八话

辞去医院的工作,回到D市,捧着玫瑰花,来到你的坟前,没想到三年的时间,我们再一次见面,又是情人节这个时候。

把花放在你的坟前,缓缓的坐下,怔怔的看着远处的天空,飘过几多云彩,天空就好像小的时候,你牵着我的手,带我到处游玩的时候那样的蔚蓝。

“时间真快,一转眼已经三年了,当初离开你,你没怪我吧!”周围没有一人,我是在对你说话,安以臣,我的哥哥。

我和你是表亲的关系,当初父亲被判入狱,母亲醉酒夜夜不归,最后只留下了被抛弃的我,后来警察说,母亲因为吸毒,最后毒瘾犯了,恰好是在醉酒的时候,就那样的离开了我。

双亲都不在身边,本来是要去孤儿院,最后是你恳请叔叔收留了我,即便是寄人篱下,可对你我真的很感激。

没料到最后我们居然会产生这种感情,只是怕老天不容,你离开了我,真的很想要骂它,为什么离开的不是我,而是你呢,明明我是如此的罪孽深重。

“哥,我知道你滑雪很好,找到项链也很是幸运,可惜现在我把项链给弄丢了,丢在了那个让你有了侄子的人手里!我想,我会把他生下来,D市这里很好,不像A市那么喧嚣,我想我会独自把他抚养长大,现在不过两个月而已,可我就感觉到了他,哥,我想让他叫程凡,你说好不好!”从始至终我都是一个人在说话,可是我能感觉到,肚子里有个人在陪着我,而我身边也有个人在伴着我,相信,在远方,也还会有个人,只是不知道,某个时刻,是否会想到我。

最终话

“妈妈!快点,黄小琥的演唱会就要开始了!”此刻,在D市的一处体育馆外,一个小男孩正拉着一个女子向着体育馆走去。

“凡凡,别跑太快了,小心点!”被小男孩拉着的女子如此的关心道。

黄小琥的声音总是能让人静下心,让人思索,让人体味感情,没那么简单的爱情,我们既然不能重来,为何不顺其自然呢?!

也不知道这声音阔别了多久,现在听来,真是感慨,抱着自己的儿子,我现在的心很静,可是偏偏这时候一个人闯入眼中。

“这是我儿子吗?真可爱啊!”猛然转过头,看见一个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男人,是的,现在这个人,已经成熟的成为一个男人了。

泪水决堤是什么样子以前都不知道,现在却真切的感受到了,心里有很多话,很多委屈,很多爱,想要说,现在对方的出现,却都抵不过,不要再走,好不好,这句话来的重要。

“对不起,是我不好,可以原谅我吗?以沫!”听到这句话,我再也不能自已,狠狠的抱住了他,这个拥抱,这个温度,这熟悉的味道,这句话,还有,这个人,真的等了好久,好久……

爱情言情小说短篇
朗读
赞(1)
赞赏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哒!

三合一收款

下面三种方式都支持哦

微信
QQ
支付宝
打开支付宝/微信/QQ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版权属于:

顾思维丨个人写作原创文学博客

本文链接:

https://www.19930.vip/story/14.html(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)

评论 (0)